撰文|刘艺龙

12月27日,广东清远35名“采砂大盗”团伙涉黑案件一审宣判。

涉黑头目陈志辉、陈献金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、23年。其余33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至17年。

值得一说的是,该案系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。

据媒体报道,以陈志辉、陈献金为首的涉黑组织被铲除后,背后涉及的26名“保护伞”被连根拔起。

35名涉黑成员获刑

上世纪90年代起,以陈志辉、陈献金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盘踞在清远市大沙塘村,通过破坏基层选举非法控制了村民小组和村委两级自治组织,实施敲诈勒索、寻衅滋事等众多违法犯罪活动。

从2003年开始,以陈志辉、陈献金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涉足河砂开采行业,通过暴力打击等手段排挤他人,非法控制乃至垄断河砂开采。

2018年4月2日,在公安部、广东省公安厅、清远市委市政府三级联合指挥下,以陈志辉、陈献金为首的涉黑组织被一举铲除。现场抓获涉案人员35人,扣押现金折合人民币270多万元,查封不动产177套,查扣车辆101台、运砂船27艘。

12月27日,陈志辉、陈献金等35人涉黑案一审宣判。法院以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串通投标罪、非法采矿罪、抢劫罪、寻衅滋事罪、敲诈勒索罪、故意毁坏财物罪、妨害作证罪等,数罪并罚,分别判处陈志辉、陈献金有期徒刑25年、23年;其余33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至17年。

法院审理查明,上世纪90年代初,陈献金在陈志辉等人的支持下,使用威胁、恐吓等手段,担任了清远市大沙塘村民小组干部。为谋取更大非法利益,陈志辉等人通过控制村民小组及村委会,大肆侵占村民个人及村集体土地资源,垄断村中工程建设;并多次通过串通投标垄断河砂开采项目,非法获利逾十亿元。

除此之外,该组织还实施了抢劫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故意毁坏财物、妨害作证、插手民间纠纷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,为非作恶,欺压、残害群众,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。

26名“保护伞”被连根拔起

据《清远日报》报道,陈志辉江里捞金十余年,镇领导为他“两肋插刀”,“河官”为他“遮风挡雨”,公安内鬼为他“出谋划策”。

当地媒体报道称,陈志辉涉黑组织被铲除后,其背后涉及的26名“保护伞”被连根拔起。

其中,清远市水务局水政监察支队前后两任支队长李耀斌、尹冬清长收受贿赂,长期包庇、纵容该犯罪团伙非法盗采河砂、暴力排挤他人,在上级有关部门执法检查前为其通风报信,对其组织盗采河砂人员降格处理,致使该组织不断发展壮大,国家矿产资源遭受严重破坏,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。

“他们给陈志辉涉黑组织‘量体裁衣’式地设置招标条件,提前透露招标信息,5年内,就先后在24个河砂开采项目中串标、围标、买标,成功垄断控制了北江河清远段所有河砂开采项目。”据专案组有关负责同志介绍,李耀斌、尹冬清在执法过程中有双重标准,当接到陈志辉涉黑团伙举报有其他人员盗采河砂时,他们就会火速赶赴现场严肃执法;当其他人员举报陈志辉涉黑团伙盗采河砂时,他们就拖拖拉拉、装模作样到现场“警告”一番了事。

比如,2009年2月5日,有村民在北江采砂,陈志辉涉黑团伙用木棍、铁锹殴打村民,致使多名村民受伤。而水政执法人员和陈志辉就在现场。

2018年3月,就在涉黑团伙被抓的前一个月,非法采砂船被执法人员暂扣后,该团伙成员找到尹冬清,尹冬清一手收取10万元好处费,一手打电话“指示”放船,降格处理为罚款30万。当地群众形象地称之为“今天被发现、明天交罚款、后天继续盗”。2018年5月9日,李耀斌、尹冬清被查。

为涉黑组织一路开绿灯

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消息,李耀斌、尹冬清为陈志辉涉黑组织一路绿灯的背后,其实就是钱权交易、各取所需。陈志辉涉黑团伙总是变着法子去接近他们。

李耀斌喜欢美酒、麻将,陈志辉就派专人陪同,鞍前马后地做好服务。陈志辉知道李耀斌有特定关系人在某星级酒店,就有事没事在那里安排饭局,一次吃饭动辄两三万元,多达50余次。而类似于家庭聚会、外出旅游、组团购物这些活动,李耀斌、尹冬清更是乐于和“贴心”的陈志辉涉黑团伙打成一片。

2013年,尹冬清和老板们去旅游,不仅全程免费吃好喝好,临走还收了个20万元的大红包。

2015年底,陈志辉到李耀斌家里吃饭,看到他家里电视有些旧了,现场就安排联系超市送了一台55英寸夏普电视机过来。

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消息,李耀斌在水政支队担任支队长的11年间,支队除执法、处罚等文书外,没有“支队内部分工文件”,更没有其他规范权力运行的有效机制,大小事情基本上是“李支队长”说了算。

尹冬清到任支队长后,虽制定了很多制度,但都是治别人的,治不了他这个“一把手”。上梁不正下梁歪,支队长敢胡来,下属自然也“紧随其后”。现场监督采砂的工作人员几千元的红包照收不误,堆砂场的摄像监控头被砂堆挡住也视而不见,执法船还没出动就把巡查路线的信息发给了盗采团伙。

资料 | 央视新闻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 清远日报等